首页 >> 香莎上海店

跑马计划数据: 第397章:我不会娶秦苏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第397章:我不会娶秦苏言安希喃喃的说道:“希望奇迹……也能在安宸身上发生。 ()【】”“放心吧,慕太太,以我们现在的治疗情况来看,病人苏醒的可能性,已经提高到了百分之八十。

”言安希听到这些话,很高兴。 不管怎么样,安宸如果能够醒,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了。 言安希在重症监护病房里,陪着言安宸,说了不少的话。

慕迟曜站在走廊的窗户边,长身玉立,一身西装将他的身姿衬得十分挺拔。 在他的身后,就是保镖,和进进出出的护士。 他耐心的等着,言安希这一次好不容易看到言安宸,肯定有很多的话,想要说的。 估计,言安希心里堆积的烦恼,只能跟不省人事的言安宸说了。 言安希走出来的时候,眼眶发红,看样子好像是哭了。 她看了慕迟曜一眼:“我……可以了,走吧。

”“你哭什么?”慕迟曜问,“眼眶红成这样。 ”“医生说,安宸快要醒过来了,我高兴,我这是高兴的哭了。 ”慕迟曜淡淡的看着她:“爷爷请了国外最好的医生来治疗,肯定会有一定的效果。 ”“老爷子?那……那谢谢爷爷了。 ”“爷爷是希望你能安心养胎,言安希,这也是我希望的。 ”她看了他一眼,咬了咬下唇,没有说话。 “等会儿就去做孕期检查,医生已经在等着了。

”慕迟曜说,“孩子,千万不能出什么事。

”言安希低头,看了一眼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,轻声说道:“孩子……已经快三个月大了。 ”时间过得真是快,一晃眼就过去了。 慕迟曜伸手将她抱在怀里,然后慢慢的一起往外走:“你现在的任务,就是好好养胎,其他的,什么事情都不用你操心。 ”“是吗?”言安希侧头看着他,“可是我说过,这个孩子,我不想生。 ”慕迟曜的神色微微一绷:“言安希。

”“你不用这样叫我的名字,我说了不想生,就是不想生。 ”电梯门已经开了,保镖站在两侧,恭敬的等着两个人走进去,慕迟曜却忽然停下了脚步。

他挥了挥手,保镖们都迅速的离开了。 言安希抬头看着他。

“很多事情,言安希,好像你还没有明白。 ”慕迟曜说,“那我今天,就在这里,好好的告诉你。

”“我需要明白什么?”“昨天晚上,我说了什么?”tqr1言安希愣愣的看着他:“你……你,慕迟曜,昨天晚上,你……”“我没有忘记。

”“你没喝醉,你还记得昨天晚上,你说了什么话?”“我当然记得。 ”慕迟曜扣住她的腰,往自己怀里一按,“我说我爱你。

”言安希从他怀里抬起头,红唇微微的张着,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。

昨天慕迟曜说“我爱你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她还觉得没有什么,只是当一句酒话,听听也就过去了。

可是现在,他又重复了这三个字,言安希的感觉,完全不一样了。

她甚至能从慕迟曜的眼睛里,看到真诚。 他……真的爱她吗?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现在,是要实现了吗?可为什么,她一点也不觉得高兴,只觉得很悲伤呢?“当然,”慕迟曜又开口说道,“我现在想说的,不是这件事,但是你要明白,我爱你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

”言安希的目光闪了闪,避开了话题:“那你把人都遣散,是要说什么?”“说孩子的事情。

”“孩子……”“言安希,我们的孩子,是上天赐予的礼物。 ”慕迟曜低头,语气认真,眼神认真,连声音都透着那么一股认真劲儿。 “不,”言安希连连摇头,“我的孩子,是你和秦苏的垫脚石……”她一直都记得,慕迟曜告诉她,只有她生下孩子,慕老爷子才会同意两个人离婚,才会同意秦苏嫁进慕家来。

言安希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几近绝望。 “言安希!”慕迟曜无奈了,“我昨天说了,秦苏骗我,她瞒了我很多事情,我和她已经不是当初了。

”言安希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看着他,清亮动人的眼睛里,有着一丝迷茫。

慕迟曜叹了口气:“你怎么就听不懂呢?”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你不会娶秦苏了吗?”他缓缓的点了点头:“是。 ”“因为她骗了你?”“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。

”慕迟曜回答,“更因为我爱你。 ”言安希怔怔的望着他,似乎下一秒,她就会流下眼泪来。

“慕迟曜,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?是要和秦苏恩断义绝,是要和我,重修于好吗?”“我希望不会太晚,言安希,我等你原谅我。

”言安希不停的摇头:“晚了,慕迟曜,已经晚了……”她现在已经心如死灰,再怎么样,也无法像以前那样,坦坦荡荡的去爱着慕迟曜了。

“不晚的,孩子还在,我们还没有离婚。

”“可是心已经死了啊……”慕迟曜紧紧的抱着她:“未来还很长,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弥补。 言安希,我们不离婚,我们共同抚养孩子,没有任何人任何事,能够拆散我们。

”他不会离婚了,更不会娶秦苏了,孩子也是他和言安希爱情的结晶,完全不是秦苏嫁给他的前提了。 言安希觉得自己整个人,快要被镶入慕迟曜的身体,他抱得这么紧,怀抱这么温暖,双臂这样有力。 像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。 “言安希,你回答我一句,好不好?”慕迟曜的声音里,带了那么一点点小心翼翼。

她不回答他,让他觉得心里很慌,说出的话得不到一句回应,这样的感觉太难受了。 “你不会知道,你离开我的那几天,我是怎么过来的。 言安希,我每天借酒消愁,我只能通过喝酒来麻痹自己,我不敢想未来没有你的日子,我发疯一样的找你,到处找你……”“我在想,只要你回来,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,什么我都可以给你,你提的任何要求,我都满足你……”。

标签:香莎上海店,香港警察区域,做香机械设备